死飞大革命?后固齿时代的骑行圈

 

RE+CYCLE

& bicycle culture

「自行车文化专栏:由自行车的历史、文化趣事着手,探讨自行车的使命及未来发展空间。」

 

Vol 8.  《死飞大革命?后固齿时代的骑行圈》

有人说:学骑车,是少年礼。从能够掌握平衡,紧握车把,脚踏踏板,飞驰向前的那瞬间,我们开始能够独立,用自己的方式看世界。

而随着我们能够自由的掌握平衡,掌握速度。有人也开始寻找着更自由的骑行方式,加入冒险加入勇气,加入探索的精神和活力——死飞自行车(Fix Gear bike)逐渐流行,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 

01.只有19个零部件的死飞

死飞自行车,专业名意为固定齿轮自行车。是一种没有单向自由轮的自行车,车轮与脚踏板永远处于联动状态。人踩的时候,轮子跟着转,但轮子转动时,人可以处于放松状态。骑行的人也就因此,可以通过脚踏来控制后轮从而减速和刹车,更灵活的控车,带了多种花样。

不满足于只是踩踏板的年轻人,就这样被死飞车深深吸引。他们以更加自我,更具有激情的方式,飞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。速度带来了自由,像是摆脱了生活的缰绳,让每一个骑行者拥有更「宽敞」的看待自己生活的城市的机会。

 

正如死飞爱好者刘龙飞在一部纪录片中,曾经这样描述心中对于死飞骑行的感受:

 

 当风从我耳边吹过,路在我的车轮下飞驰的时候。

我才真正感觉到北京这座城市,

我才拥有属于自己前行的方向。

 

当然,死飞车不仅有速度上的魅力,同样吸引人的还有它个性的外观零件构架上,死飞车只有19个零件,却基本都可以进行灵活的改装。

没有一个死飞爱好者的车是完全相同的。改装出一辆属于自己的坐骑,甚至涂鸦绘制出属于自己的图案,是每一个死飞爱好者的热爱所在,也因此他们与车建立了更深的感情。

 

02.还记得「死飞大革命」吗

死飞车最早其实诞生于美国,当时邮差在拥堵的纽约城里为了能更快的派件,而改造了死飞车。而后,在日本原宿流行,成为街头文化的代表。又因为藤原浩和一众里原宿潮人都是死飞车迷,所以逐渐风靡世界。

2009年初,中国的死飞大热潮开始。

街头上,开始出现了各种骑着色彩鲜艳,飞驰而过的「莽撞少年」,他们在城市间自由穿行,引来了各种注目礼。也就在同一年,北京第一届「死飞大革命」举办,爱好死飞的玩家们,聚集在一起。

2013年死飞大革命海报

一向少有「街头文化」的北京城,因为死飞、因为自行车被注入了令人热血的活力。「死飞大革命」一直举办到第五届,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固齿(死飞)自行车比赛。每年,各个城市的车手报名参加,带来了街区竞速,平地花式等等令人啧啧称叹的项目。同时,比赛里融合了更多潮流文化的体验,派对、涂鸦、电音等等,成为了自行车爱好者最热门的潮流活动。

2014年及15年,东西夜猫赛

 

2014年,正值火热时期的死飞运动在北京又迎来了东西夜猫赛。穿行在夜晚北京的一众死飞爱好者,在夜幕中急行、游戏以及Party,留下了很多热血青年的痕迹。

2016年北京东西YE猫赛照片

 

如今,死飞文化已经从火热归于平静。但也有更多的死飞车友认为,这是一个筛选的过程,留下了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人,并持续更久。

 

03.后固齿时代的社群文化

骑行,永远不是一件孤独的事情,死飞文化尤是如此。车友们相聚一起,彼此分享着最新的技术、新开发的骑行路段、或者是自行车改装的种种技巧。

不论是死飞大革命,还是各地的城市野猫赛,你都可以看到一群人刷街的热闹场面。有人说:一个人骑死飞,能知道自己骑多快;而一群人骑死飞,能知道可以骑多远。

今年8月1日在杭州举办的#杭州野猫赛

图片来自微博网友@MoreTall8888

 

今年五月,RE而意举办了第一场「北京古建筑巡礼」野猫赛。这是一场非传统意味的野猫赛,保留了野猫赛原有的新鲜、冒险的元素,降低了风险指数,有些慕名而来的家庭团队也一同参与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适合大朋友、小朋友一起参与的活动,在骑行中感受城市变迁,旧建筑依然耸立于现代城市街道,任何时刻都不要忘记「亲眼见证」能量,更何况凭借自动力抵达。

七月,随着《RE MAP》创刊,一场经典「邮差送报」的野猫活动也随之而来。历史最早的野猫赛可追溯到80年代的多伦多,一连五年,多伦多的信差举办了一场又一场的野猫比赛,随后比赛风靡世界。

这场比赛基于《RE MAP》的创刊,一群邮差骑手们参与送报游戏,领取任务卡将报纸送到指定地点,结束后一起加入after party,喝酒、听音乐、聊天。骑友们很容易交到新朋友,哪怕是在这个线下社交略显迟缓的时代,但无论如何和人面对面交流非常重要。

通过骑行活动认识了更多人,随后一起探索城市、参加更多的比赛,这种参与感与达成感,是骑行一族的最大魅力,也是最吸引骑友的原因吧。